當前位置: 首頁 > 人物 >

金衛東新論:《唯書與麻將不可少》

  • 來源:互聯網
  • 日期:2016-06-27
  • 編輯:admin
  • 評論:0
——金衛東董事長在第十一屆大贏家(AWA):
中國魅力全農產業發展論壇上的演講
 
  大家上午好!
 
  我的報告題目是《唯書與麻將不可少》,恭喜大家能來到京西賓館開會,在這里做報告我感到忐忑不安,因為1978年12月18日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于此召開,這里是改革開放的真正起點,我們大家都受益于十一屆三中全會,我何德何能在此神圣的殿堂發表20分鐘演講,要感謝大會主辦方,各位何德何能在這里參會共享,想來也應該有戰戰兢兢的心情吧!(掌聲)
 
  我選擇這樣一個題目,好像是下里巴人,我想說這才是真正的陽春白雪,把書讀好是相當的不容易的,大家同意嗎?(掌聲)把牌打好也不簡單,追求快樂,永遠以輕松的態度來對待生活,不管是順境逆境,總要追求當下的歡愉,擁有這種態度,也當是人生的強者,大家同意嗎?(掌聲)有人曾問梁啟超:“你喜歡打牌怎么讀好書啊?喜歡讀書又怎么還打牌啊?”先生說:“我讀書時就會忘記打牌,打牌時就會忘記讀書。”讀書一心一意,打牌一心一意,做到這兩點很不容易,特別是我,作為一名企業家,要在管理好自己的事業之外,追求學業的精進,追求精神的快樂,我想這樣一個題目分享怎么能說是不嚴肅、不正經呢!有很多的好朋友長久未見,今天又重聚,我第一時間想告訴大家,我沒有變,我的個性沒變,我的銳氣沒變,我的風格沒變。關于讀書,關于打牌,我確實主動選擇的這個題目,當把這個題目給會議主辦方后,我發現被改成了《讀書與麻將——論農業企業經營的思考》,張博士對我的題目進行了修訂,但我還是想正本清源,改回到原本的狀態。關于讀書我有信心,我想中國飼料行業有大老板,有中老板,有小老板,如果哪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沒有準備地來一場考試,我有信心能考第一名,還可能遠遠超過第二名!
 
  讀書給我帶來的快樂,這種快樂也支持我在目前有限的事業生涯中昂首挺胸,不趨炎附勢,不阿諛逢迎,用知識的力量追求自己的夢想,當一段時間沒書可讀,當一段時間沒有與愛讀書的好朋友在一起談一談書的時候會感到非常失落,仿佛事業開始走下坡路。上一周和我在朋友圈聯系的朋友會知道我在美國,在美國明尼蘇達州和伊阿華州,參加美國的豬博覽會和出口協會的一些項目,那些出國參加會議的同級別老板,總是會有隨行人員,或翻譯、或助理、或秘書,我千里走單騎,一人獨行,見了十五家供應商,一對一交談,我想在這個過程中,禾豐收獲很大,交朋友,獲得供應商的信息,也贏得商機。另一方面呢,我給飼料行業,甚至給中國的企業家爭光,因為我表現得足夠國際化,足夠知識化。在歡送我的晚宴上,我旁邊的一位女士,是美國食品出口協會的工作人員,講話挺多。她說:“你的孩子多大了?”我說我的孩子馬上就要到美國讀書了。她說她的孩子也差不多,就給我看她家的照片。我一看她家的照片,兩個兒子都有女朋友了,還有她,但沒有她的先生。我說你先生呢?她說我離婚了,這很好,這很快樂。后來我們談的越來越多,談到她的宗教信仰。我自己就是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因為我太科學了,太科學了就不敢相信人是上帝造的,總是相信人是進化來的,我一想美國這樣一個科學社會還是不是有虔誠的信徒呢?她說現在年輕人也越來越不信了。我說那你信嗎?她說我信啊。我說你是哪個教派啊?她說我是Catholic(天主教徒)。我毫不猶豫地說:“No,you cannot be Catholic。”她馬上就笑了,指著我鼻子說,you know ,you know (你懂的)。為什么呢?我想在座的能有一半人懂那就太好了,其實天主教不允許離婚的,幾乎是不能離婚的,她離婚了,我就揶揄她,調侃她不是個真正的教徒。長期以來讀書給我很多快樂,讀書讓我見微知著,讀書也讓我更有能力堅持原則。很多人讀書愿意以實用為前提,讀管理、讀銷售、讀人力資源,這些書當然在我讀書范圍內,可是我讀書很雜,讀很多書,讀的很紛繁。在我小學時期,我的母親是教師,她給我養成讀書的好習慣,所以我一直堅持讀書,使得今天在商業領域不受委屈。我一個月前去了伊朗,在去伊朗之前又去了印度,我到那里雖然是第一次,但是我并不陌生,我仿佛跟他們相識很久,我對他們的歷史、文化、文明有深刻的理解,這樣就拉近了我們的距離,很容易在一起溝通交流。在印度飼料企業經理會上,告訴他們什么是中國、什么是印度,我們是什么樣的文明,你們的文明是什么時候中斷的,我們的文明為什么沒有中斷,我現身說法。我這個中國人不一定是嚴格意義上的炎黃子孫,可能是匈奴的后裔,因為我是東北人。文明會弱化民族的戰斗力,其他文明都被蠻族摧毀了,中華文明是四大文明中唯一沒有中斷的,她老是被北方游牧民族侵犯打擊,然后入主中原再被融合,這些北方民族勇敢的血液融入到我們的中華民族,所以中華文明從沒有中斷過,我說如果我見到我的祖先可以講同一種語言,用同一種文字與他們交流,可是你見到你們的祖先就不能互相溝通了,埃及人見到埃及人的祖先也不能互相講話,因為這些文明都中斷了,所以從這一點來講中華民族是一個健康強大多元的民族。我有一個同學經常出國,每一次出國前都問我去那里看什么,每次回來還要再問我很多問題,我就說你不必要去,因為你去了也不懂。她說難道就你有必要去嗎?我說我也沒有必要去,因為我不去也懂。(掌聲)我講話有點兒狂妄,但也改不了了,這就是我。
 
  我曾經想,我不走經商這條路,我會是什么人呢?我會是一個知名的大學教授嗎?也許是,但是我想也是一個受排斥、受打擊的、沒有多少科研經費的教授。因為我也不習慣跟別人喝酒,也不習慣假裝打牌輸錢給官員,我愿意實事求是。其實講到這一點我自己仍然非常的自負,我是在二十幾歲的時候研究生畢業當年就獲得國家首批自然科學基金,我想今天的院士在1990年就獲得自然科學基金項目的應是鳳毛麟角,如果沿著這條道路走下去,當然也可以成為一名合格的教授,但未見得大紅大紫。我也在想如果我從政在官府里謀得一官半職,我會到什么級別,我問我的大學同學,我同學說“頂多副處”。我當時就問,為什么他們都可以是市長、副部長、部長……同學回答:“因為你管誰誰難受,誰管你誰還難受,所以你當不上大官。”我想什么時候我這樣的人能在中國從政從得舒服,我想我們的國家就更進步了,(掌聲)什么時候我這樣的人如果去搞科研還被大家認可,我們的學術風氣就更好了。幸好我選擇了一個更真實的領域——經商。經商并不完全公平,可是相對而言還更真實,特別是做畜牧飼料行業,動物聽不懂宣傳,也看不懂廣告,不管是跨國飼料企業,國家產業化龍頭企業;達官貴人背景的企業,還是一個草根百姓的企業的產品。只要產品好,就多產奶、多長肉、多產蛋。所以選擇商業是我的幸運,選擇做畜牧飼料業感覺更開心,特別客觀,特別公正。
 
  讀書的歲月,系統地在學校學習的機會已經過去了,可是中國的企業家應該堅持持續不斷地終身學習,終身學習我們才能少走彎路,才能少浪費資源,才能少危害社會。當你權力越大、事業規模越大的時候,你可能是一把雙刃劍,可能對社會貢獻很大,也可能危害很大。我第一個給大家的建議就是應該多讀書。我今天給大家帶來了一個禮物——推薦大家讀一本書《巨人的隕落》,這是一部三冊長篇小說,是被平均三天讀完的暢銷書,長篇小說不容易暢銷啊,講一次世界大戰后的傳奇故事。
 
  好像我演講的時間不多了,我得進入到下半部分題目——打牌。我打牌也不僅僅麻將打得好,各種牌技都很精。在座的我看有我的幾個牌友,你們知道我的特點是不管輸了贏了都不愿結束。只要有一個人在,我就繼續打,我曾經和別人兩個人打一夜牌,而且就是前不久。打牌,我其實不僅僅在追求快樂,也是一種對現實的逃避。我昨天從沈陽趕到北京,下機前全體被通知不允許下飛機,靜坐在原地,上來幾位公安人員,當場抓去一個人,我不知道這個人是官員,還是企業家,大概就是兩者中其一吧。所以現在從政是高風險,其實經商難免要同流合污,風險也不小。我看到我那些同齡朋友事業心進取心強的人,幾乎很少回家吃飯,不是陪這個管他的人吃飯就是跟那個跟他有利益相關的人吃飯,所以每一次在北京組織牌局的時候,我想在座的幾位可以作證,我總是第一個到,我總是組織者。我有時候問他們,為什么你們總是那么忙,怎么你們一輩子就是陪人吃飯組成的嗎?你們就是陪領導吃飯寫完你自己的一生嗎?其實我自己愿意打牌,除了追求快樂之外,也有逃避不和那些可能話不投機的人交往的因素,發展事業我盡量靠自己的本事,哪怕發展得慢一點兒,我們八十年代讀大學,不是講“振興中華,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嗎?如果說現在我們能做的是有限的,那么不做什么還是可以自主的,所以不愿意做的事就不做。其實我開始打牌是在我研究生畢業之后人生受到挫折的時候,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時候,我的苦惱需要解脫,但打牌慢慢在農大就有名氣了。當時我們系主任在全系大會上不點名批評我,說有的青年教師碌碌無為,天天沉溺于賭博之中,我告訴你,生命是以時間為單位來計算的,要懸崖勒馬,猶未為晚。我說張老師你剛才是說誰呢?他說如果你有這種現象就是說你呢。我說你不可以說我,因為我現在遇到的是我感到不公平的待遇,這種不公平我必須要發泄,我用這種方式發泄才最好,我輸了我認,我贏了別人也認,我贏的時候我要謹慎小心,鞏固戰果,不要再功虧一簣;我輸的時候我要頑強,我要拼搏,我要東山再起,收復失地。(掌聲)我贏的時候我要關心在意那些輸的人,不要世態炎涼;我輸的時候,也要認清誰是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我說我不是在打麻將,我是在領悟人生呢。我如果不是用這個方式解脫,用別的方式發泄,不是危害社會就是破壞別人家庭啊!(掌聲)我的時間到了,再講兩分鐘可以吧(掌聲)。
 
  在這樣神圣的地方來講讀書還可以,講打牌好像格格不入,其實人生的真諦是什么呢?人生的最重要的需求就是信息的獲得,不斷地增長才干,所以你們總要看微信,總離不開手機;還有一個就是追求快樂,為了快樂寧愿放棄現實的利益,寧愿犧牲時間去打牌,這種追求自由是多么奢侈啊。裴多斐說:“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你們的事業能比生命更重要嗎?能比愛情更重要嗎?企業家應該有學習探索的精神,還應該有追求自由的靈魂。
 
  謝謝大家!
發表評論
評價:
24小時排行
聯系我們
  • 電話:020-37288723
  • 傳真:020-37287849
  • 地址:廣州先烈東路135號4號樓609
  • 郵編:510500
  • 郵箱:gdfeed@vip.163.com
pk10稳赚技巧大全 应城市| 莱阳市| 东城区| 怀集县| 彰化市| 连城县| 弥渡县| 台中县| 太白县| 阿瓦提县| 钦州市| 丰台区| 淅川县| 公安县| 开化县| 永济市| 科尔| 阳朔县| 拉萨市| 玛曲县| 旬阳县| 桂阳县| 会宁县| 黄浦区| 德安县| 大庆市| 建宁县| 河北区| 临夏县| 崇义县| 邓州市| 克东县| 沂水县| 仲巴县| 肃北| 曲靖市| 辽中县| 博乐市|